2109946525.8dd5717.6a542383a5124149b61e5d31c0beca81
taiwan sexism

讓我們來談談台灣裝沒事的性別歧視

「她很漂亮對吧?」

這是2017年台灣世大運官方記者會上用來介紹一位站在男性選手中的跆拳道女性選手的開場白。

她因為在世大運的跆拳道女子個人品勢奪銀,獲得台灣首面獎牌而受到讚仰。她的名字叫林侃諭。

我沒看過影片,但我可以想像事情是怎麼發展的。

「她很漂亮對吧?」這句評論被寫得很隨意。只是一個男性新聞發布員覺得說出來會很有趣的無心話。

林侃諭可能也沒做出回應。不是因為她沒聽到,而是因為我敢打賭她一定聽過類似的評論千千萬萬次。

一如往常的,就在她因卓越成就而站在鎂光燈下,林侃諭因為一個不知道她為那刻榮耀花了多少時間心血的隨機路人甲,所發表的關於外表的膚淺評論而被拉低了層次。

但這也還好吧?還是個稱讚呢!而且像這種稱讚充斥在台灣的每一天不是嗎?在學校、工作場所,甚至是在家庭聚餐。這沒什麼。它也絕對不是「性別歧視」。

在台灣,女生不會在路上被怪人吹口哨。但會在第一週上班時獲得男同事不請自來的,關於你髮型的評論。

女生也不會在路上被有性暗示地按喇叭。但你叔叔可能會在家庭聚會上公開表示你看起來有點「胖」。

還是性別歧視嗎,如果是來自這些溫和的日常聲音?還是性別歧視嗎,如果它主流到女孩們都被訓練忽視它,而成年男子也對引發相關言論不再感到尷尬或羞愧?

要怎麼拆解2017年在展場穿著迷你裙的「show girl」問題呢?或者是有幾百個台灣男性站在幾公尺外用手機瘋狂拍照錄影的現象?

要怎麼向你的男同事解釋呢?當他們笑著並堅持在辦公桌掛比基尼辣妹海報是沒有錯的。

該怎麼理解一個幼兒園的想法呢?當畢業典禮的大屏幕上秀出的是穿著米奇裝的小男生,但小女生卻穿著露腰的啦啦隊服,還畫著全妝、戴著假髮。

我就在那場幼兒園畢業典禮。而我當時感到尷尬又噁心,只想轉開視線。但我納悶著為何沒有其他家長、外祖父母或者老師感到不妥當。

幾十個小女孩被如此打扮、擺著姿勢被拍照,而居然沒有一個大人說:「讓我們找找其他裝扮吧?」

就像「假如一棵樹在森林裡倒下」的哲學思考實驗,這些例子因為沒有人發聲就不是性別歧視了嗎?

我彷彿現在就聽得到那些否認性別歧視的人了。但台灣媒體也會對帥哥垂涎三尺啊!但台灣女生不覺得怎麼樣啊!但她真的很可愛啊!但這不會傷害到誰啊!

就是這些回應讓人覺得討論台灣性別歧視的現象很沒意義。不只是針對女性,也針對男性。因為男生被成年女人性化的時候也同等噁心。沒錯,我也在家庭聚會看過這種現象。

當然,撇過頭去然後假裝這只是台灣社會的一種文化怪癖容易多了。但近期這個現象已經嚴重到無法忽視的地步,我擔心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這些日子媒體不間斷地推廣一些索然無味的報導,不是關於哪個「超級可愛」的女警就是哪個「超辣」的運動員等等。情況糟到我擔心台灣人甚至開始相信我們真的就是如此膚淺又愚蠢。我們的社會對性的成熟度變得像個15歲孩子,而沒有人有興趣像大人一樣地好好討論它。

那麼可以做些什麼呢?我心中疲憊的悲觀主義者認為,還是實際點吧。台灣又沒有一個馬拉拉。人才外流已到達極致,人口在縮減,而且又有那麼多其他更重要的事要擔心。

但我心中的樂觀主義者說,你知道我們有誰嗎?現在我們有2017世大運的跆拳道銀牌選手林侃諭還有她其他奪牌的夥伴,我們也有破世界紀錄的舉重金牌選手郭婞淳。

況且我們還有女子足球隊、女子排球隊、直排輪選手、體操選手、射箭選手、羽球選手、網球選手,還有其他在世大運表現優異或破紀錄的高手。

我們可以讓這些名字廣為人知,這樣年輕女孩、男孩、成年女人,還有最重要的,成年男人,可以看到這些女性選手完完全全不在乎一個隨機的男性官員是否覺得他們漂亮。誰知道呢?或許下次,他會知道要乖乖閉上嘴。

Thanks to Joy Hsu for this translation.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is here.

Above image of Taekwondo team Lee Ying-hsuan, Chen Hsiang-ting and Chen Yi-hsuan from 2017.taipe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